譚天放先生訪談錄

譚天放先生訪談錄

名師訪談 - 譚天放

tam

譚天放出生於一九七零年在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,七三年成為香港建築師學會會員,二零零一年成為資深會員。

譚氏為香港註冊建築師,亦為國內一級註冊建築師;曾參與建造的樓宇獲獎無數,包括北京十大建築獎、中國建築工程魯班獎及香港建築師學會週年獎項等。

譚氏現為新鴻基地產(中國)有限公司執行董事,於業界擔任多項公職,包括香港建築師學會理事、環保建築專業議會理事、屋宇署顧問、商界環保協會顧問,並為香港工業總會理事會成員。

譚氏以其專業知識協助香港公開大學完成校園擴建計劃,為有志求學的青少年及成人建設理想的教學環境。他是該校第二期校舍第一階段發展計劃督導委員會成員,就校舍設計的理念、環保效益及技術事項等各方面提供寶貴意見。

Full Life Cycle 生命週期

「建築最講求的是生命力。」

譚生以一個人的生命週期及所需醫護服務的關係,比喻說明他對產品及建築設計的看法。他認為每個人的生命週期由母親十月懷胎開始,然後出生、到各個不同成長的階段、晚年、辭世,以及其身後事等各時期皆有其不同需要。例如胚胎成型到生產時就需要婦產科,就是設計及建設階段;長大時需要兒科或家庭醫生,就是物業管理部門;有時候身體可能需要到整形科”翻新裝修”;到了晚年就可能需要老人科,那就是維護保養工作;最後撒手人寰就需要殯儀館服務來善終,就是清拆重建,這些都是一整個生命週期。因此,要產品具有延展性、人性化、切合環保需要等特點,在生產的時候就需要從整個生命週期著眼。

「香港於三零年代興建的French Commission,二戰後改建為教育司處,回歸後又變成了終審法院,是一個上班的好地方,過去是高樓底、大騎樓、自然空氣,現在裝上了冷氣、佈滿電腦線…建築就像整容一樣不斷變更。又例如在銅鑼灣的世貿大廈等,原有的碧麗宮戲院,之後變成了美心酒樓,現在又改造成商場,這其實也是整容的過程。其實任何事物都有其生命力,有自己的full life cycle並不斷演變。」建築亦然,家具亦然。

由於社會越來越追求仔細分工,上世紀60年代後設計亦走向專業化,專業程度細分至室內設計、音響設計、機電設計等等,正如家私、櫥櫃、床、衣櫃都有專門設計而沒有一個全面的科目。

「社會趨向專業分工,市場經過了分拆然後重建整合的洗牌過程亦已呈現新秩序,任何未有前膽性、還停留於20世紀的企業,將注定被社會淘汰。」

但專業化亦使企業往往都只著眼屬於自己的部分,而忽略了它整個生命週期作全面考慮,往往因此造成不必要的浪費。如果負責前期設計和生產的企業對產品的”下半生”也設想周到,真正從整體作全面考慮,就能避免很多後期不必要的維護費用或資源投入。

「人從年輕結婚開始、到孩子長大成人、到中年追求舒適、乃至於晚年享福。家私作為一種Form of Living (生活的方式和態度),不同房子、階段及心境,對家私也有不同要求和需要。」譚生亦指家私種類繁多,社會趨向專業分工化,故此企業更需要有一個清晰的市場定位,重新思考未來的發展定位。

IMG_5421

商業價值與道德價值的平衡

「按市場統計,每人平均一生大概有4套房(未包括寫字樓及廠房),前後大概需要3套家私,以目前120萬戶計算作為中位數,現在家具供應的數目遠高於用戶需要量。」要消化過剩的供應並保持銷售不斷持續,往往要靠其他手段去刺激購買慾、去製造需要,將產品跟虛榮感、身份認同拉上關係。這些額外的”需要”其實也是一種浪費。

「就說使用家私的習慣吧,以前經濟未騰飛,生活簡樸,尤其經歷戰亂後的物質貧乏,都需要珍惜所有的東西,家私舊了就翻新,壞了就維修。還記得小時候祖父母的家裡的家具都是實木入榫的,用舊了可能會有點搖晃,但依然堅固耐用。反觀近代物質豐富生活富裕,大家甚至為了追求新鮮感與奢侈炫耀,不一會就更換款式,產生浪費及製造垃圾。要記住,『時窮節乃現』呀。」

「這廿多年來,香港己進入一個功利的社會,甚至可說道德觀中毒了。」有感資本主義、殖民主義都對香港影響深遠,整個社會都把商業利益作為最大、甚至唯一的考慮。「最近世界觸目的哥本哈根環保會議終告失敗,主因還是一眾既得利益國家不願意放棄自身的利益。」

用心經營,以人為本,亦以地球為本

在不同範疇的生產或投資過程中,經濟利益往往為最大的考慮。但譚生曾為不同的校舍(包括中、小及大學)及酒店等項目計劃、設計、採購、配套各種家私、從功能、健康、款式等不同的角度認真仔細的分析產品,最終經濟成本效益未必是投資者最重要的考慮。

「現在不少商家為壓低價格提升競爭力,不惜放棄質量而影響產品的質素。很多板式家具為了追求提高成本效益,家私從設計或用料上都不再講究耐用,板與板之間甚至用劣質膠水接駁,經常出現質量問題,更甚者有”賣者去也”這種不負責任的想法-反正能賣出去就是。」

如果能多從社會責任方面作考慮,真正做到以人為本,那麼很多產品在設計、用料、生產方式、銷售方式等方面都天容易有突破。

「設計的核心就是以人為本,但人邋是以地球、以大自然為本,所以人類做事都應顧及到地球母親。」

譚生認為設計應該於環保與應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,好像如何令一張椅子適合每個用家不同身型的需要,又好像如何令環保物料適合不同空間使用就需要更花心思去設計。「意大利及丹定麥的Industrial Design算是做得比較出色。內地近年生產成本越見高漲,就更需要好的產品設計及負責任地去生產,否則企業將難以生存。

DSC00236(1)

IMG_5415

目前的環保工作 – 推廣竹製產業

「為了配合一些扶貧工作,目前我們還想寄望種植竹子。」

譚生指,全地球的森林中大概1%是竹林,其餘99%都是木林,但其實竹林的光合作用比較木林的能夠吸收3倍的二氧化碳、釋放3倍的氧化,對大氣層的組合及保護臭氧層有正面作用。

追溯人類種植樹木已很久遠,木材使用亦非常廣泛,時至今天仍是家具界中最普遍及慣用的材料之一。而且中國人對木材有某種根深柢固的情意結,傳統觀念上一般認為木較竹更能代表富貴和氣派。這些因素都影響了竹製產品的發展與普及。

工業總會目前正在準備參與INBAR(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Bamboo ad Rattan)於 上海2010EXPO的展覽,未來目標以竹補充木材作為家具主要用料,並擴大竹在不同範疇上的用途,因為竹不但對環境大有益處,其纖維能做出各種材料,具很高可塑性及發展能力。專門研究竹藤的調查中心ICER,對竹藤有很全面的研究報告,對有意發展竹藤產品的企業可提供非常有用的資訊。

寄語

「雖然我已63歲,但感覺自己生命力仍然很旺盛,因為人活著就需要一份對生命的堅持和執著。」對年輕一輩。」譚生寄語年輕人作為社會未來棟樑,還漫長日子為社會建設出力。面對經濟利益及主流價值觀,需要更多站於道德高地思考,加入正面的道德和態度,保持頭腦清醒,學會在道德與經濟效益間取得平衡。

譚生認為家私商會在營商同時,亦需要在利益與道德之間作多方面的考慮及平衡,這樣能讓吸納更多會員,使商會乃於整個業界更強大。